出生   
      發布時間:2019-09-25    【十大电子游艺平台】【關閉
       <p style="text-indent:2em;"> <span style="font-size:16px;font-family:SimSun;">七十年代的鄉下,那時還是“生產隊”掙“工分”的年代,男人是主要的勞動力,工分也就高女人,秋后分糧食的時候,家中好勞力的多少直接影響一年的收益。所以“重男輕女”的觀念異常的濃烈。母親孕育我的時候,思想上頂著沉重的包袱,受到“酸兒辣女”習俗的影響,本管想吃還是不想吃,總是把酸性的事物放在嘴里,這樣的飲食習慣一直持續到臨盆分娩的日子。</span> </p> <p style="text-indent:2em;"> <span style="font-size:16px;font-family:SimSun;">那年代的鄉下醫療條件很是落后,產房基本都是自家的屋子,產床則是屋子里的土炕。而我出生的地方則更加的簡陋,那時候慘烈的“唐山大地震”使人心惶恐不安,晚上村子的人都在簡易的抗震“窩棚”里安身。母親就在這簡陋的窩棚里經歷了一夜的煎熬,天亮的時候羊水破了。助力我出生的是,當時是村子里接生技術最好的張姓“穩婆”。童年的時候,還曾見過她幾次,但是我一直不喜歡她,或許是因為在我出生的時候,她拍打我的屁股時,下手過于重的緣故吧。</span> </p> <p style="text-indent:2em;"> <span style="font-size:16px;font-family:SimSun;">母親就在這樣的環境里,承受著巨大疼痛,聲聲的嘶喊中拼盡最后氣力,才把我帶到了這個世界。一聲響亮的啼哭,讓蹲在外面抽煙的父親,急切的起身,奔向門口,從門的縫隙里瞅向室內。當穩婆撩開門簾,擦著額頭的汗水,喜笑顏開的扯著破鑼嗓子喊:“生了,大胖小子,母子平安?!被耙衾鋦蓋椎牧成銑瀆誦θ?,嘴角已經咧到耳根岔了。當然“穩婆”也得到了一個大大的紅包,當做犒賞。說是大大的紅包其實也就是“塊八毛錢”的數,但是當時的經濟條件下,已經是比較闊綽的大手筆了。</span> </p> <p style="text-indent:2em;"> <span style="font-size:16px;font-family:SimSun;">因為我是男孩,我的出生為母親帶來了無上的榮耀,月子里可以“作威作?!焙衾椿餃ナ夠礁蓋?。當然父親也是樂此不疲。很長一段時間里母親享受著“皇后”一樣的禮遇,所有的好吃好喝的都是母親首先享用。在哪個年代所謂的好吃好喝,不過是自家雞舍里養的那幾只雞下的蛋和用雞蛋從城里換來的幾斤細糧,還有就是父親勞動空閑的時間里下河摸來的幾條魚罷了,但在那個年代已經是難得佳肴了。母親并非是自私的人,也從未貪圖過所謂的佳肴。用母親的話說:只有她吃進嘴里,糧倉才有糧食來供養我,在那個物資貧乏的年代事實也的確如此。</span> </p> <p style="text-indent:2em;"> <span style="font-size:16px;font-family:SimSun;">由于我是在天亮的時候出生,所以父親給我起了個乳名叫“亮子”?;蛐砦業拿只褂懈畹腦⒁?。在那個年代,人們在合作化生產的集體中混混度日,一年勞作的結局卻是食難果腹。逢年開春的時候,發芽的野菜,串串的榆錢,嫩黃的楊柳樹芽都被摻雜進了玉米面中,做成野菜團子或者是榆錢飯??剎皇俏順⑾?,而是為了果腹,溫飽成為人們的唯一的心愿。政策束搏了人們的行為,但卻無法束搏人民的思想。私下里人們在茶余飯后嘮嗑的內容大多都是尋求一條可以解決溫飽的路,都期盼著可以看到照亮前路的曙光。(下花園站 武天林)</span> </p>